牢记这三条 你也可能给别克汽车设计新车

2016-09-08 灌云新闻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有幸与别克全球设计执行总监Bryan Nesbitt接触之后,我发现他对通用汽车博物馆里的各式老爷车的设计细节如数家珍,尤其是对别克的经典老爷车感情丰厚,我才逐渐开始明白,当今的新车设计,不仅对汽车设计师掌握流行趋势、时代脉搏的能力要求超高,更是对汽车设计师对历史沉淀下来的文化的理解有多深。

牢记这三条 你也可能给别克汽车设计新车

  在各路新车都在以套娃似的一个模样,只用尺寸大小来区分型号的年代,服务别克多年的Bryan Nesbitt似乎是一个另类的存在。

牢记这三条 你也可能给别克汽车设计新车

  Bryan Nesbitt

  在饱览了别克汽车博物馆之后,自己一方面对与别克113年的历史积淀有了最直观的感受,另一方面也惊讶地发现,原来Bryan Nesbitt早已在主导别克的新车设计里巧妙融入了历史经典烙印。

  “一字马”飞 翼格 栅:创始人飞行梦的回归

  很多历史悠久的汽车制造商在初创时,或多或少都跟航空工业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别克也不例外。虽然别克的创始人并没有航空工业背景,但是他们却始终对飞行有着天然的兴趣,甚至一直希望自己制造的汽车能够赶超飞机的速度。

牢记这三条 你也可能给别克汽车设计新车

  1909的飞机汽车车竞赛中,别克打败了飞机(当然,这辆飞机的发动机只有12马力)

  早在1909年,绰号野人的Bob Burman就驾驶一辆别克赛车在佛罗里达戴通纳海滩的速度节上与一架飞机竞速。

牢记这三条 你也可能给别克汽车设计新车

  Wildcat I概念车

牢记这三条 你也可能给别克汽车设计新车

  Wildcat I概念车上的中网设计,已经在直瀑格栅基础上加入了飞翼元素

  1953年,传奇设计师哈利厄尔的实验室作品WildcatI概念车,格栅正中的徽标也很有特点,中心的圆圈用三种颜色代表了别克的三盾标志,上面的半圆印着“Wildcat”,两边延伸出较短的横杠,如同飞机的机翼。

牢记这三条 你也可能给别克汽车设计新车
牢记这三条 你也可能给别克汽车设计新车
牢记这三条 你也可能给别克汽车设计新车
牢记这三条 你也可能给别克汽车设计新车

  别克Wildcat II概念车

  1954年,哈利厄尔团队推出了别克Wildcat II概念车。前格栅采用了新的设计元素,取消了直瀑镀铬条,而是在粗大的镀铬格栅框的包围下,中间用一道向两侧延展的飞翼式横条装饰,于是飞翼式的横条格栅第一次更新了人们心目中别克车的最大辨识度——直瀑式格栅。

牢记这三条 你也可能给别克汽车设计新车
牢记这三条 你也可能给别克汽车设计新车

  1955年的别克世纪轿车,同样采用了飞翼式前脸

牢记这三条 你也可能给别克汽车设计新车

  采用飞翼式格栅的新一代君越

  也正是从哈利厄尔的Wildcat系列之后,别克汽车的设计风格有了不一样的诠释,因为造车技术进步而不再需要的装置,逐渐化身为别克新车的标志性设计卖点,掀起了从功能性到美学性的进化历程。

  翼子板的“洞洞流”:从为性能功能到美学延续

  别克与其他早期的美国汽车厂家成立了赛车队,利用特制赛车推广汽车。1910年别克Bug赛车创立了115英里每小时的新时速记录。为了提高排气效率而对排气管做了切割,留下四个洞洞作为排气,这样改造的灵感来自飞机发动机排气管的设计,于是发动机舱开洞也成了别克的一个特色,同时兼具实用功能。

牢记这三条 你也可能给别克汽车设计新车

  原本在赛车用途,将排气管布置成这个样子也就忍了,但是民用车辆肯定不行,于是这些洞洞被留下作为给发动机舱辅助散热用,随着汽车发动机技术提升,冷却系统能力足够散热,因此不需要额外开口给发动机散热,因此在侧面开洞也变得没那么必要了。

牢记这三条 你也可能给别克汽车设计新车

  Wildcat I概念车,三个开孔位置被夸张地设计在翼子板的正上方

牢记这三条 你也可能给别克汽车设计新车
牢记这三条 你也可能给别克汽车设计新车

  1954年Wildcat II概念车

  依旧是1953年的Wildcat I概念车,三个开孔位置被夸张地设计在翼子板的正上方。而到了1954年Wildcat II概念车,翼子板正上方依旧保留了三个开孔,但是前翼子板下方却多了些楔形的散热鳍片开口,为后期的车型打下了设计基础。洞洞流告别了原有的功能用途而转向美学用途,后来又从圆形发展成其他的形式,但终归是从赛车传统中保留下来的时代烙印。

牢记这三条 你也可能给别克汽车设计新车

  君越车侧的进气口装饰

  所以我们不仅能在现如今别克新车上看到类似的装饰设计,更能在淘宝上看到大量的后市场产品,贴在别的车上虽然也能说得过去,但是总感觉没有别克车那样具有历史基础。

  “前凸后撅”显身材:妙手偶得之的Sweep Spear弧光曲棱

  当今在别克新车的车头纵贯到车尾的侧面线条并不是一条简单的直线,这在极简主义设计风潮流行的当下,也许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别克设计师这样做并不是刻意要做出区别,而是在向别克自己的极简主义设计致敬。

牢记这三条 你也可能给别克汽车设计新车
牢记这三条 你也可能给别克汽车设计新车

  别克Model 10

  在1907年11月的纽约汽车展上,别克Model 10首次亮相,纯粹的极简设计主义使它迎来了短暂而辉煌的生涯。可见之处都喷涂了油漆,紫色真皮双人座椅豪华舒适,大量的黄铜饰件应用于车灯、转向柱、散热水箱的边框以及正中央的Buick车标上,甚至连车头的摇把都经过镀铬处理。前后轮挡泥板与中间方便乘员上车的脚踏板融为一体,节省了部件的同时又不缺乏极简主义美感。

牢记这三条 你也可能给别克汽车设计新车
牢记这三条 你也可能给别克汽车设计新车

  时间发展到20世纪40年代,车身设计和制造技术突飞猛进,原本外露的挡泥板和脚踏板逐渐向车身融合,1942年的别克Super是最经典的代表,而这款车也正是当年美国政府赠送给宋美龄的座驾,足见其世界影响力。

牢记这三条 你也可能给别克汽车设计新车

  新君越车侧的弧光曲棱

  经过110年的进化之后,这项原本是出于人性化和简约美学考虑的功能设计,已经在当代设计师的画笔中演变成抽象的线条,形成了我们今天看到的丰满的“前凸后撅”的优美腰线,粉丝们也早已给了它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弧光曲棱。

责任编辑:admin